复旦曦园
随笔记事

我对网络诗歌的一点回忆

以下这篇短文,是响应世界诗歌网2019年发起的“中国网络诗歌20年”纪念活动所撰写的。迄今为止,我没有见到更多关于高校BBS诗歌的记述,但愿这些文字对有兴趣了解的人有所帮助。

一、

  读了这个纪念活动启事,我想很可能会有人像我一样强烈意识到,其中忽略了一个极大的群体或者网络区域——高校BBS上的诗人和诗歌。它被忽略,或许是因为这个诗歌群体向来在社会型的诗人圈子里是弱势的,不入大家法眼,或者学子们的作品质量总体上不够成熟。但我觉得,诗歌的意义在于人和生命,它与人发生从肉体到灵魂深处的纠葛,从这点说,高校学子们的诗歌活动值得充分重视;而在这20多年来网络诗歌的版图中,学子们从BBS辐射到广域网络空间的诗歌活动,以及学子踏入社会后越来越“成熟”地以作品和文学行动参与到诗歌和网络诗歌中,这是具有庞大影响力的一个网络诗歌群体。我在此仅以个人有限的经历和记忆力来回顾一些事实,希望有更多的当事人参与到这个纪念活动当中。

二、

  我大概是在1999年学会上网的。那时候,复旦已经构建了高校的BBS网络,据说是与上海交大以及北大、清华等高校一起组建的教育骨干网络。我无意去翻资料查证,这方面自有权威人士来校准。总之,突然之间,我们班里有两个同学经常跑到学校机房上网,然后我请一个人带我去体验一下。从在小本本上抄录一个个网址开始,慢慢熟悉了互联网,熟悉了各种莫名其妙的网络协议,熟悉了学校里的日月光华BBS,后来又接触到东区的一个灌水BBS,穿梭到各高校BBS(水木清华,一塔糊涂,白云黄鹤,小百合,兵马俑……)以及校外的龙门客栈BBS等。我在日月光华的主力ID承蒙站长特许,没有在毕业后被取消,是不死账号,至今仍旧保留。

  日月光华有个诗歌版,我印象中首任版主是zeami,然后是wldx(他们是夫妻关系,可能当时已经结婚)。这两位对于我们而言是大哥大姐,已经在社会上工作,但热心于诗歌事业,抽时间来陪陪或者带带我们这些青涩的学子们。这夫妇二人没在诗歌版发多少作品,但有很高的诗歌鉴赏力,对诗歌的审美也接近于社会型诗人的思维——这是我后来慢慢体会到的,当时并没有这些思考——我们诗歌版上活跃的诗人基本都很尊敬他们二人,以能与他们见面为荣。

  在诗歌版活跃的复旦诗人,除了偶尔神龙一现的前辈诗人外,大多还处于诗歌的朦胧阶段。我们有自己稚嫩的文笔探索,稚嫩的青春思绪,以及受到东西方各种文化思潮激发的一些稚嫩思索。有些人很有天分,记得有Eroine(昵称小无赖。刚才顺便去查证了一下,他是第二任版主,第三任才是wldx,我记忆出了点问题),centimeter(昵称厘米),还有几个人我不熟悉,说不出网名了,但是他们的确很棒。有个flying(施兴海),作品也很棒,已经有自己的诗集,但他是复旦诗社的,后来还成为社长,我经常习惯性地没有把他看作是BBS上的网络诗人。

  说到这里,顺便提一下我们与复旦诗社的关系。至少我自己是有着虚妄的骄傲,认为那是一个“组织”,一个不自由的、混名声的地方——这当然是个错误的认知,不过当时的确是这样认为的——所以我警惕性地不让自己与诗社发生联系。虽然这是我个人的经历,但我觉得BBS上活跃的诗人为何不参加复旦诗社,应该有一些人与我是同样的想法。不过,我后来通过centimeter与flying接触了一下,并且在一个晚上跟他们一起在海德格尔咖啡馆(或许,忘记了)参加了他们的活动,当晚没有几个人,我也小农式的拘谨,基本上与大家没有互动。复旦诗社后来建立了“声音”网站,还有刊物。这是复旦诗歌的另一支,可能也被诗歌界看作是主干吧,想了解他们,直接与历任的社长们联系,会取得较多资料。

  Eroine的诗歌写得很好,也高产,并且热心于诗歌版的事业。Centimeter具有突出的诗人敏感度,很有诗人气质。她经常抑郁,所以直到今天我还常在心里惦念她,为她祈祷(我现在是基督徒)。她后来在诗生活网站活跃过一段时间,也曾经在诗江湖网站活跃过,曾经到北京参加过那群诗人的活动,后来遍寻网络不见踪影了。

  经常会有其他高校BBS的诗人们利用穿梭工具来到日月光华,我们也有时会穿梭到他们的地方去。Devin是广东某高校的诗人,作品很棒,经常来到日月光华发作品,与大家熟悉。他曾亲自来过复旦,与我们在网下见面,在东区一个小店里吃过饭(那时的网络术语叫“报告”,例如请某某报告,就是让某人做东请网友吃饭或喝茶),当时应该有Eroine和centimeter在场,似乎还有Eroine的师弟(学法语的,也写诗)在场。似乎我们在另一个场合,有更大规模的饭局,由老大哥wldx和zeami夫妇做东,为Devin接风洗尘。Devin是很有诗人范的同学,他要跑遍国内几家高校,据说也到了北京与各BBS上的朋友相聚。在他的介绍下,我曾到校外的龙门客栈BBS上逛过几次,著名诗人小西和天骄、白玉苦瓜似乎曾在那里活跃。Devin还牵线或者介绍给我们高校BBS诗歌联展活动,我投了几首作品,现在回头看看那几首作品质量惨不忍睹,根本没办法与其他人媲美。

  日月光华BBS诗歌版一度非常活跃,我毕业后关注的渐渐少了,前段时间去看看,已经很冷清,大概现在都玩微信了。时代变化是很快的,我毕业后在外蒙古呆了几年,后来回到上海连地铁都不会乘;跟flying联系过一次,他提到一个新名词“博客”让我吃一惊,后来慢慢知道了那是怎样的一个网络领域,也曾热衷过一段时间。

  除了诗歌版外,“文学艺术”和“燕园文荟”版也活跃一些诗人,不过感觉作品不怎么好,也许是因为关注的少,缺乏了解,也或许是因为诗歌淹没在各类型的文学作品中。

  我总体的回忆都是片面的、个人化的、零碎的,算是大河中的一点点浪花。日月光华诗歌版历任版主还有很多位,后来这个版又有几多繁华,我已经不了解了。

三、

  2000年毕业前后,我在高校外的网络上遇见了诗人金拥军,安徽宁国人。忘记是什么因素推导的,我们相谈甚欢。我们用email交流,迅速碰撞出一个诗歌活动的计划“诗人救护车”,然后拥军就很快设计出了网站的logo,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紧锣密鼓的行动。这方面的资料,他作为站长,应该有权威的、丰富的回忆资料,我在此不赘述了。我至今敬重他,去年意外地在中国诗歌流派网发现了他的踪迹,终于又恢复了与拥军兄的联系。

  提到“诗人救护车”,主要是因为仍旧与BBS上的网络诗人有关。我们组织了一个诗歌朗诵活动,分别在复旦、华师大、上师大举行,涉及到与诗人们的人脉关系,很多好友都来捧场,我也被玩笑式地添加了一个头衔“社会活动家”。在复旦租的场地应该是海德格尔咖啡馆吧,这个地方经常有文学朋友的活动,我有两三次也曾在那里参加过一个所谓宪政圈子的研讨会,题外话了。朗诵会挺活跃,研究生圈子里有位女诗人,网名是里尔克,她是复旦诗社里的朋友,也来参加了,大家都朗诵了自己或别人的作品,我很羡慕他们的朗诵能力和作品。可能在复旦这场朗诵会里,也有已经毕业的前辈诗人们神秘到场,例如韩博,我不清楚,因为他们都没有介绍自己,而我和拥军兄对于社交几乎是白纸一张。

  在华师大租的场地是校门口的晋风书店,老板王晟;那里更像是个茶室,收费甚低,可以看书,也可搞小型的活动。感谢晋风,也感谢海德格尔。华师大这场朗诵会里,神秘到场了已经在榕树下等网站出名的复旦诗人初相遇(网名),他们一起还有几位,总之我们社交太差,没怎么聊,只是感谢他们的参与,并且热心捐助(大概好几个人是捐助了50元,当时对我们而言应该是个大数目)。Eroine和Centimeter也到场了,好像wldx和zeami也到场了,总之非常感谢,至今仍旧感谢,无论今天他们印象中的我会是什么样子。有个插曲,有位华师大的诗人朋友朗诵作品,拥军兄在会场拍照遭到他强烈反感。这位诗人朋友很愤怒被拍照,用手遮挡。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我们的失误,赶紧道歉,并劝阻拥军兄,因为我很明白我们这群青年诗人的想法。

  我们还曾组织过在外滩的亮相活动,大家穿着白衬衫,在外滩上走来走去散发诗人救护车的传单。来自东北师大的诗友北冥鹏(刘志鹏)迢迢来到上海参与其中,还有已经工作的冰马诗友参加助阵(活动期间我和拥军兄在他单位宿舍借住过一晚),他们都是救护车的热心成员。网上认识的老大哥弧弦(胡雪,出版有短篇武侠集,榕树下网站相识;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前法官)由于工作关系,未能到场。不过我们被外滩执勤人员当场制止活动,并且发生了拉扯争执,我打电话给胡雪大哥,他紧急赶赴,帮我们解决了问题。

  诗人救护车得到了许许多多热血的诗友支持,无论是金钱方面,还是其他方面,拥军兄应该非常了解。嘉定一家新兴的网络公司老板钱总也热心参与,并免费提供网站平台和技术支持。还有很多事情,不在这个回忆范围内。

( 感谢拥军兄摄影,留下当年青春时的样子 )
(在晋风书店朗诵会上,部分嘉宾)

四、

  略略提及高校BBS以外的一点网络诗歌记忆。从高校迅速切入到大社会中,我至今觉得从诗歌角度看,是受到了污染或者伤害,我的诗歌声音不再是唯一的,而是有无数模仿或者重合的影子在里面,所以后来我决定不再写诗了;当然,这个决定也有其他因素在里面。不过在各诗歌论坛里走过一段时日,认识了几位朋友,有过美好的回忆。

  在扬子鳄论坛结识了太子(似乎曾就职南方周末,后来到了上海工作)、果冻(又叫布果冻,本名王永丰)、淡水盈香、水水等朋友。有段时间我们常常搞同题诗歌活动,与今天流行的同题诗活动不一样,我们是纯粹游戏类型的,天马行空任意写,无论搞笑或者是其他,然后每期轮流负责点评,写总结陈词。这段时间我们稍稍受到下半身诗歌的影响,当然并不是我们倾向于这个流派或者其审美主张,只是游戏类的偶尔会在作品里涉及一些词汇或者题材,那段时间下半身诗派的确是影响力很大。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我的生活很快发生较大的变化,渐渐就脱离了诗歌圈子。后来曾在上海与太子见过两次面,仅此而已。与果冻曾经联系上一阵子,读到他后来的诗歌,感觉写得很棒,他也有自己的圈子,似乎与一些著名诗人有交集;再后来失去了联络。

2019.09.17

2条评论

留言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